“一次性安置”职工聚集重庆市林业局,静坐请愿为哪般?
2016-12-05 09:44:11
  • 0
  • 32
  • 166

        此时是2016年12月5日上午,严寒笼罩着重庆山城。来自巫溪、秀山、綦江、铜梁、大足和渝北等20多个区、县林业事业单位的“一次性安置”职工,约300多人,聚集在重庆市林业局大院里,打出“实事求是,纠正错误安置,还我工作”等横幅标语,静坐请愿,要求林业局对其十多年来的合理诉求作出处理。

        事情得从头说起。1998年,全国29个省区发生特大洪灾之后,党中央国务院针对国有林区森林过度采伐引起生态环境恶化的现实,作出实施天然林资源保护工程的重大决策,全面停止长江上游、黄河上中游地区天然林的森林采伐,以解决森林休养生息和恢复发展问题。由于天然林禁伐,以从事原始森林釆伐、木材运输及加工为主的森工企业陷入困境,大量职工被迫下岗。为了解决森工企业下岗职工分流安置的经费问题,财政部和国家林业局于2000年10月联合制定了《关于做好森工企业下岗职工一次性安置工作的通知》(财农[2001]83号)。

        按森林所有制形式划分,重庆属集体林区,辖区内没有专门从事原始森林采伐及其木材运输、加工的森工企业。但不知重庆市林业局基于何种目的,狂热于用中央财政专项资金搞事业单位在职职工“一次性安置”。2001年2月,重庆市林业局“根据”财农[2000]83号文件精神,制定了《重庆市国有林业企事业单位下岗职工一次性安置工作实施意见》(渝林计[2001]3号),同年4月,又下发《关于认真做好国有林业企事业单位下岗职工一次性安置工作的通知》(渝林计[2001]13号),错误地将财农[2000]83号文件规定的森工企业改为林业事业单位,并将部分在职职工当作下岗职工,强行实施所谓“一次性安置”,把全市26个区、县的3000多名事业单位职工无情也推向社会。

        早在2000年7月,中组部、人事部已出台《关于加快推进事业单位人事制度改革的意见》(人发[2000]78号),之后,重庆市人民政府也制定了《重庆市市属事业单位人事制度改革人员分流安置意见》(渝办发[2001]92号)。可是,重庆市林业部门在2001年10月以后实施的“一次性安置”中,完全隐瞒了这两个文件和财政部、国家林业局联合制定的财农[2000]83号文件。其中有26个区、县林业局和其下属国有林场、苗圃、森业经营所、林科所和木竹检查站等事业单位,也制定了违反国家劳动法律法规和人事政策的所谓“实施办法”,逼迫包括产期哺乳期女职工、复员退伍军人、残疾人在内的职工与单位签订“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”。

        从此以后,被“安置”的林业职工成为比国企下岗工人更为苦难的群体,因为不是国有企业下岗职工,“低保”、“4050养老保险补贴”、“小额贷款补贴”等待遇都享受不到。“一次性安置”职工在苦难中维权抗争,至今已持续了15年时间。职工提交劳动争议仲裁申请,劳动争议仲裁机构认为事业单位人事争议不属其管辖范围,不予受理;提出人事仲裁申请,人事争议仲裁机构认为,人事改革中发生的人纠纷不属其管辖范围,也不予受理;向法院提起诉讼,法院认为事业单位进行体制改革引发的纠纷,不属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,同样不予受理;信访走访,也被拒之门外,或者被当作“足球”踢来踢去。

        2009年,26区、县“一次性安置”职工多次联名向重庆市林业局提出诉求。称“一次性安置”违背了有关劳动、人事法规和政策,也违反其上位文件财政部和国家林业局财农[2000]83号文界定的“一次性安置”对象和范围,同时违反了重庆市人民政府渝办法[2001]92号文规定的事业单位富余人员分流安置的程序,要求恢复其工作关系。

        2010年2月,重庆市林业局信访办发出《关于天保工程一次性安置人员宋明、徐定等同志来信来访的复函》,否定了职工诉求,称“如对本复函意见不服,可向重庆市人民政府申请复查或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”。

        “一次性安置”职工随即根据《信访条例》规定,向重庆市人民政府提交了复查申请书。但是,尽管职工多次上门请问,甚至集访,至今仍没有得到任何书面回复。其间,中科院重庆分院调查员郭正杰在重庆市林业局工作人员的陪同下,曾进行过长达近1年时间的走访和调查。调研结果究竟怎样?失业职工不得而知!无奈之下,职工几番进京走访,但是只拿回几张如同废纸一般的《信访事项转送单》,多名职工横遭强制遣返和拘留。

        由于重庆市林业局实施错误“安置”,使得3000多名职工无端下岗失业,生活陷入困境。部分“一次性安置”职工被逼得妻离子散,欲哭无泪,欲罢不能。15年奔走呼号,合理诉求得不到应有的解决,反而屡遭推诿、欺凌和打压,被“安置”职工身心疲备,神形已到崩溃的边缘。故自发聚集,冒着严寒,集体静坐请愿,以求得上级领导的同情和关注。

        此刻,前来请愿的“一次性安置”职工仍在不断增加,现场还不见重庆市林业局主要负责人的身影。重庆市林业局将如何处置这起事件,“一次性安置”职工结局如何?我的拭目以待! 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